师大  |  教育基金会
访我校校友山东大学副校长刘建亚教授
时间:2015-05-12 14:49:00    作者:系统管理员    点击:0



祖上很光荣  学校有文化

——访我校校友山东大学副校长刘建亚教授

赵振军

  刘建亚,1964年8月出生,河北固安人,中共党员,理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1980年9月入河北师范大学数学系学习,1984年7月毕业后在河北廊坊师范学校、宁夏大学任教。1992年、1995年分别获山东大学硕士、博士学位,1996年至1998年在香港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2000年入选教育部“跨世纪人才培养计划”,2001年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2002年被评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2003年被评为全国高校首届教学名师,2006年起,连续被聘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第11、12届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评审组成员,入选2009年“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12年获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2014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003年10月任山东大学数学与系统科学学院院长,2008年4月兼任威海校区数学与统计学院院长,2015年7月任山东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2015年9月兼任山东大学研究生院院长,2016年4月兼任威海校区党委书记、校长。社会兼职有山东省数学学会理事长、《数学文化》杂志主编等。

   

  2016年十月的一天,我们坐上从石家庄开往济南的大巴,专程去采访我校校友山东大学副校长刘建亚教授。

  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和地点,我们在山东大学知新楼刘建亚的工作室见面了。工作室是阳面房间,挨着西墙摆放着一排书橱,中间一个工作台,靠东墙一套沙发,沙发上方的墙上挂着大幅书法作品。北墙上镶着一块黑板,上面写满了数学算式,黑板前有一张写字台,上面摆放着文房四宝,写字台两旁像屏风一样悬挂着一幅幅没有装裱的书法作品。

  刘建亚让我们坐在沙发上,给我们每人沏了一杯咖啡放在我们面前的茶几上,还在茶几上给我们每人放了一小袋白色塑料纸包装的饼干,并解释说咖啡是意大利的,味道很纯正。然后,我们的谈话便开始了。

  我们知道刘建亚担任副校长后,工作很忙,就连和我们见面,都是在主持一个会议的空间,于是,为了节省时间,我们直截了当先请他谈了谈在河北师范大学的学生生活。刘建亚不假思索,如数家珍一样谈了起来。他说,1980年我们入学后,在中院住了将近两年,然后搬到北院的丁字楼,就是丙楼,一直住到毕业。当时师大旁边是方北村,校园周围都是庄稼地,我们早晨跑步都跑到农田里去。我记得我们河北师大的前身是北洋女师范学堂,这和山东大学一样,都是北洋时期办起的,是皇家官办的,办学历史是很长的。合校前,河北师大和河北师院历史都很悠久,所以,从办学历史来看,我们的学校是有文化的,我们的祖上是很光荣的。

  刘建亚嚼了一口饼干,接着说,我在师大念书时,学校图书馆藏书120万册,这在河北省高校中藏书应该是最多的。图书馆里很多古籍书保存都很好,各个学科的图书十分丰富,我在图书馆读了不少书,学到了很多知识。从图书馆藏书来说,河北师大也是有文化的。从细微处,也能看出我们师大很有文化,比如校名是郭沫若题写的,这就是有文化的一个表现。

  刘建亚接着又说,河北师大有文化还表现在师资力量上。我上学的时候,数学系的师资力量非常强,比如吴振德、李恩忠、朱元森、郭顺生、丁仁、黄沙、何逸民、陈金海等都是一流名师。我受李恩忠先生的影响很深,也可以说影响很巨大。李先生是北大毕业的,“文革”期间坐过冤狱,平反出狱后给我们上课,职称是讲师。李先生从没表现出过任何怨恨,总是以向上的心态认真给我们上好每节课,可见李先生很有胸怀,很有涵养,很有文化。大四做毕业论文的时候,指导老师是吴振德先生的太太乔老师,我选了论文题目后,乔老师带我到家里去征求吴先生的意见,吴先生和我深入交谈,给予我热情指导。这件事我终生不忘,因为吴先生是数学大家,在国内数学界赫赫有名,高山仰止啊!我们80级学生那么多,到过吴先生家的却很少,我一个20来岁的青年学生,因为写毕业论文曾两次到吴先生家聆听他的教诲,作为学生我感到很光荣,也十分感激吴先生。还有,当时与吴先生齐名的原河北师院数学系的王仰贤先生,给我的印象也非常深。当时我一个同学读王仰贤先生的研究生,一次我和我的同学一起去王先生家。王先生刚刚从美国访问回来,十分热情地拿出果品让我们吃,并留我们在他家吃了一顿饭。王先生平易近人的大家风范令我感动不已。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咱们的祖上很光荣,咱们的学校有文化。

  刘建亚又从学风和人才培养方面谈了他的感受。他说,母校河北师大的学风非常好。从我念书到现在30多年了,30多年中,我到过很多学校很多地方,提起河北师大,没有人说咱们学校的学风不好。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师大人自豪和坚持。师大对学生做人方面的教育也是非常成功的。师大人具有团队精神、协作精神,踏实肯干,这么多年,几十万毕业生中,没有出过离奇的事情,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母校塑造了师大人优秀的品德,这一点值得我们骄傲和传承。师大在实践教学方面,实事求是,善于变通。比如教育实习前的心理学、教育学、教材教法三门课的课时处理上就很求实。这也是师大一个优良的传统。

  我们提出请刘建亚谈一谈科研方面的情况,因为我们知道,刘建亚在数论领域非常有建树,2014年9月刘建亚等完成的“自守形式与素数分布的研究”项目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这是继1982年陈景润等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后,数论领域再次有人获奖,期间空白了整整32年。有人说,素数分布领域就像一个丰富多彩的果园,有着各种各样的果树与果实。哥德巴赫猜想只是一棵苹果树顶尖的一个苹果,而刘建亚取得的成果却是若干棵若干种果树。刘建亚对此评价淡淡一笑说:“我们只是摘了几个桃子和橘子,说太过了,就显得不谦虚了。”

  刘建亚这样说,表现了他的风范。事实上,刘建亚的研究成果开辟了一个新途径,该研究成果共发表SCI论文80篇,单篇最高SCI他引26次,并得到了沃尔夫奖得主Sarnak、以及三位英国皇家学会会员Heath-Brown、Harman和Wooley等同行评价与引用,更被Annals of Math等顶尖数学刊物评价和引用。课题组在国际会议上作大会邀请报告30余次。当代著名数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的沙纳克教授评价说:“建亚的学术研究已经走上一条前途远大的道路。在中国的研究者中,他是惟一能将经典解析数论和当代自守形式成功结合的人,我相信他将成为自守形式理论研究的带头人。”

 刘建亚走上数学之路,是初中时期读过徐迟的报告文学《歌德巴赫猜想》之后,有了想要摘取数学王冠上那颗名为“歌德巴赫猜想”明珠的想法。几十年来,他凭着天资和刻苦,向着数学的高峰矢志不渝地攀登。刘建亚很有感触地告诉我们:“数学是一门充满魅力的学科,是所有科学的女王,是一门真善美的学问,因而吸引着众多学子围绕在她身旁。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怀揣着数学家的梦想。要成为数学家,得有一点天资,但必须要努力,要有耐心、有毅力,没有人仅凭聪明就能成为数学家。”

  刘建亚是当之无愧的数学家,也是一位书法高手,至少可以说是一位高水平的书法爱好者。交谈中,刘建亚告诉我们,曾经,在数学与书法的选择上有过一次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顶着生活压力选择了数学,但对书法的情怀始终没有放下。他指着墙上悬挂的大幅书法作品说:“练书法就像是学数学。数学需要不断做问题练手,书法需要不断练字,这是二者的相同之处。数学需要一个奇点去创造,书法同样需要一个突破点去创作。当二者达到一定程度,就不是仅靠多练就能进步了,而是需要一点机遇。机遇是什么?有时候很简单,就是在什么时候遇见什么人。”

  访谈到这里,我们转移了一下话题,向刘建亚介绍了母校河北师大新校园的建设情况和“双一流”建设情况,欢迎他到母校观光、讲学。刘建亚说:“师大建起新校园后,曾经去过两次,一次是同学聚会,一次是受校长邀请做评委。师大新校园很漂亮,是学子向往的地方,也是校友的精神家园。”说着,他拿出两套他参与主编的英文原版《数论及其应用系列丛书》,让我们替他赠送给母校图书馆。

  离开刘建亚的工作室,告别山东大学,刘建亚英俊、潇洒的身影和睿智、明亮的目光一直在我们眼前闪现。他反复强调的一句话一直在我们耳边萦绕:咱们的祖上很光荣,咱们的学校有文化!


版权所有©2013河北师范大学校友会    冀ICP备字030002号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