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  |  教育基金会

校友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校友文苑
梦开始的地方——回忆河北师大附小
时间:2015-05-26 09:13:41    作者:系统管理员    点击:0

梦开始的地方——回忆河北师大附小

——献给附小建校60周年

李 桃

近几年身边的朋友频频回国参加同学聚会,以前多为大学同学聚会,然后是中学同学聚会,研究生同学聚会。现在更有听到的是小学同学聚会,幼儿园同学聚会。公元2014年6月6日的清晨,一个奇妙的微信群出现在手机里,群主最初使用的群命名是“师大附小(原东方红路小学)同学聚会”。接下来是一个一个的“陌生人”让我猜:他/她,是谁?“咱们是一个班的、咱们是一个大院的、咱们是一个幼儿园的……”我一时间云里雾里的,难道是在梦里吗?后来有人贴出小学毕业留念照片,我找到了自己,“我伙呆”(我和我的伙伴都惊呆了),才有了些清醒的意识——原来是70年代的小学同学,红领巾少先队组织在召唤。

开始了绞尽脑汁的倒带,上溯近40年前的往事,同时搜寻查找其他同学的下落,一群年近半百的人疯狂,亢奋,开始了激情燃烧的日日夜夜。去年祖国大地一群80后的孩子们,风靡横扫的影视作品:又是“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又是“重走青春路”。今年一帮60后的长辈们,激情澎湃地畅叙:儿少纯真、童年顽皮时代的故事,捶胸顿足感悟——时间都去哪啦?一幅幅画面由远拉近,从模糊到清晰,我这才相信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我和你——师大附小一直有深深地、浓浓地、纯纯地缘分,而且超越年代、跨度世纪。

碎片的记忆、断层的年代,几天里蔓延成片、弥补缺失,穿越到上世纪的70年代,一群刚从幼儿园出来的懵懂孩子,由大哥哥大姐姐们领进了小学堂。一定要适应时代顺乎形势,师大附小也随街道名响亮地更改为“东方红路小学”,校门里的墙壁鲜红的大字:“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当时我们能有限的理解就是以争当“三好学生”为追求目标,6、7岁纯真幼稚的儿童,真是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在启蒙老师哺育下,梦想从这里开始。

教育方针把德育放在了第一位,“德”不仅仅是品德,还同时包括政治素质和思想素质,那个年代非常强调重视德育的教育。记得米校长每次主席台上讲话,他把“学”(xúe)全念成“学”(xiáo),都要说:“学校的学生,要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学校组织同学们去滹沱河行军拉练,第一次远足,大概往返里程要50公里吧,对于一个不到10岁的孩子来说就算是极限运动啦。背着打着井字的背包,班干部以身作则带炊具,记得我背了口锅,到达目的地我们小组煮了一锅棒子面粥,那口锅被劈柴烧得漆黑漆黑的,后来我们家一直用那口“黑锅”做饭。

没有一个同学掉队,返回学校集合。米校长站在主席台上问:“同学们累不累?”同学们齐声回答:“不累!”米校长笑着说:“累是真的,不累是假的。”那天晚上我们个个累得像小猪一样呼呼大睡,一种很了不起的喜悦挂在脸上,第一次挑战了自己的毅力耐力,知道了自己这么能吃苦。

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叫阿姨到称呼老师,老师的话比父母的管用,我们当时觉得最权威的话就是“老师说——”,就是圣旨,老师布置的任务不打折扣地完成。老师总是说:“你们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你们是祖国的希望,社会的未来,是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小小少年就觉得自己肩上怎么有这么多的重任。教师内心纯朴善良、做事谦恭儒雅、做人大度宽容、健康乐观自强不息,这种品德潜移默化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我们那个年代是出生高峰,来自一个大院的同学,有的直呼小名:X小二、X老四、X小六……很多同学都穿着哥哥姐姐的旧衣服,根本没有什么“高大上”(高端大气上档次)。老师更是仪表举止朴实严谨,密切观察学生的一举一动,对于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老师会让住一个大院的班干部给家长带话捎口信。我们那时学生主要来自师大、医大和市委的孩子,下课放学回家都是排队一起走,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我当时也是班干部,经常维持放学回家的队伍,值勤时躲在大树后面,监督其他班的队列;认真完成老师吩咐给家长捎便条的任务,尽管不太受家长的“欢迎”。那时觉得当干部很神气,很像回事儿的,要是现在肯定会被称为“女汉子”。

学校还是以学习为主,“智”也不仅仅是掌握科学文化知识和技能,发展智力,还包括养成科学态度和探索精神。最初课程不是很多,算数、语文是主课,都是拿“双百”回家向父母交待的。体育、音乐、美术课就像是玩,但是每门功课我都喜欢,上课仔细听讲、课后认真完成作业。我们的班主任是娄素巧,语文老师,非常和蔼可亲,教学循循善诱。写作文一定要有“好词好句”“闪光”的句子才能得高分,要求学会和国内外形势紧密结合,也就是喊口号表决心之类的文字。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文革”时我妈妈下乡医疗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爸爸在学校小农场劳动改造,每次写作文我时刻不忘写上:知识分子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虽然不知道究竟怎么走,但是思想态度还是很端正的,要求自己也是比较严格的。

虽说是小学,也是世界观开始形成的时候,“诚实做人、踏实做事”是最基本的。那时要求学生是学习态度端正,学习目的明确,其实就是早期科学态度和探索精神的培养。尽管有时幼稚可笑,令人匪夷所思,但毕竟是成长的轨迹。记得一年级一次写作文描写一个学习刻苦的同学,我听说过“一丝不苟”这个词,但不知道是哪几字,我想当然的写成“一死不够”。老师的批语是:死几回够啊?作文得了个“良”,回家我爸妈大笑不止,我爸还安慰我:下回穿暖和点,就不“凉”啦,直到现在他们偶尔想起来,还拿来笑料呢。我也是在“创意童年”感召下享受学习的快乐。直到现在我对科研的态度一直秉承:一丝不苟。

那时期中和期末考试,每次考试成绩出来后都要评选“三好学生”,我当选的概率还是颇高的。前两年回国居然发现了那些保持完好的奖状,我用iPad翻拍下来,也算是我的光辉历史吧。

我们理解的“体育”就是体育课,就是玩。其实“体”同样不仅仅讲体格、体能和体质,还包括掌握体育知识和技能、娱乐身心、培养高尚情操等。印象中体育老师叫李文忠,很帅气,现在就是女孩子心中的偶像。老师有“瞬目眨眼”的毛病,更被认为是酷。我还模仿学会了“眨眼”,我爸花好长时间才纠正了我这毛病。我的悟性灵活性还不错,老师教的一些基本的体操动作:前滚翻、侧手翻、倒立,很快就能掌握。他也是我的篮球启蒙老师,如何投篮、三步上篮、运球传球、防守拦人,拥有这些技术使我成为学校篮球队成员,后来我不长个了,球队一度想不要我,无奈我个人技术好,又勉强留了下来。当时想,如果能有一种自动升降的篮球架就好了,根据人的身高,高个投篮就升,矮个投篮就降,这样就对谁都公平了。

学校每年都召开运动会,班干部要带头报名参加,我400米长跑、投手榴弹成绩还不错,反正每次参加运动会都有名次拿奖品。“三好学生”的奖状有体育的贡献。喜欢运动,兴趣广泛可能也受益于小学的体育课。

破碎零星的记忆,撩拨蔓延、时空穿越,真实版的连续剧40年,不是40集。无论是历史剧翻拍,还是新编时尚剧,它都是热播剧。那群童真纯天然的小朋友们,被岁月双刃剑将年轮痕迹刻在容颜上,将经历阅历沉淀在心里。不过,现在长寿的概念:80岁叫低寿,100岁中寿,120岁大寿,50岁的我们还是青春依旧。一群“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超龄儿童集体的记忆,一个时代的符号,一代人的记忆,这些都是人生的财富。性格决定命运,地位决定作用,大家在各自的岗位不同的领域抒写着不完美的完美人生。开心、舒心、顺心!

师大附小的教育事业蓬勃向上,“以诚育真、以生为本”,桃李丰硕。李桃就是其中的一个。附小如同拂晓,太阳每天照常升起——东方红;真诚、谦和、大气、健美——梦开始的地方;展翅飞翔、雄鹰蓝天——中国梦。 魂牵梦绕的附小,未曾离开过,我在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中“重走儿童路”,献给启蒙母校——师大附小甲子华诞。

                                             2014年7月15日 于美国

           【作者注:1994-1999年留学日本,1998年获医学博士学位;2000年至今美国研究员,从事肿瘤基因研究】



版权所有©2013河北师范大学校友会    冀ICP备字030002号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