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  |  教育基金会

校友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校友文苑
深切怀念敬爱的邓大姐
时间:2015-05-28 14:12:32    作者:系统管理员    点击:0

深切怀念敬爱的邓大姐

                                                 冯  烨

我曾多次受到邓颖超的亲切接见和关怀,这是我一生中莫大的幸事:记得我第一次见到邓大姐是在重庆的八路军办事处。1940年秋,抗日烽火正浓,当时还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日时期,然而,就在这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国民党反动派却掀起了反共高潮。为了保存党的力量,在白区工作的共产党员,在党的领导下有组织地转移到延安和前方。我当时正在广西救亡日报社工作(我是前不久从郭沫若同志组织的战地服务团撤退到广西救亡报社工作的),经广西八路军办事处领导的批准,拟让我转移去延安。与我一路同去的还有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的胡瑞英和陈凯同志。

在出发前,广西八路军办事处的负责同志石磊(又名曹瑛)和陆铨同志找我们谈话,再三叮嘱我们要一路小心,并说我们的组织关系已转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了。我们告别了救亡日报社的同志们,搭上了去重庆的汽车,过72湾险要公路后经綦江到重庆。到达重庆后,我们方知1941年1月7日国民党反动派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我们冒着特务监视的风险,去红岩村寻问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当时我和胡瑞英同志身穿旗袍,留着短发,手挽着手,沉着地朝前走。这时引起特务注意,他们狂叫着说:“这是女八路!女八路!”正好这时有一位臂上佩戴着十八集团军臂章(这是八路军办事处的番号)的战士在门口的井边打水,我们上前告诉他我们的来意,他当即把我们领进院内,招待处的陈超远和陈均处长接待了我们,让我们住进了红岩村八路军招待处。

住下不久,邓大姐在八路军办事处亲切地接见了我们。她知道我原是昆山郭沫若组织的战地服务团的成员后非常高兴。这个战地服务团原是周恩来同志和邓大姐亲自领导下的一个地下组织。她对这一组织的一些地下党员特别是女党员都很熟悉。邓大姐详细地问了我们一路上的情况,我们向她汇报了路途经过情况后,她关切地说:“你们的组织关系已来了多日,但总不见你们的到来,我很担心!很着急。现在形势很紧张,怕你们在路上出事,现在安全来到了,我就放心了。”后来,陈处长组织我们进行时事学习。在这期间,我们在办事处小礼堂听了周恩来同志作的重要形势报告,主要内容是揭露国民党反动派阴谋制造“皖南事变”的真相,以及新四军与其战斗的伤亡情况。我们听了后都非常气愤和悲痛,更加坚定了对敌斗争的决心和勇气。周恩来同志还说,《新华日报》已被国民党封闭了,办事处人员要分散,要做好和敌人斗争的准备。这是个紧急动员报告,这个报告告诉同志们,现在形势非常紧张,国民党反共反人民破坏团结,向人民开刀了。周恩来同志做报告后不几天还亲自来看望我们。后来邓大姐又找我们谈话,她说国民党已封锁了去延安的路,你们已不能直接去延安了。但你们可以去找在重庆郊区的朝鲜义勇队的金大队长,和他联系,与他们一起去河南,找洛阳八路军办事处,让他们帮助你们到太行山根据地再去延安。我们按着邓大姐的指示,去重庆北郊区,在一座院子的平房里找到了金大队长和他的夫人,商谈了跟随朝鲜义勇队一起去洛阳的事。他们同意带我们一起走,并让我们装扮为朝鲜义勇队队员,把名字改为朝鲜人的名字,我的名字改为金海烨。

接着,我们把与朝鲜义勇队联系的情况向邓大姐作了汇报。在我们将要离开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时,邓大姐又关切地对我们说:“你们的组织关系已转到了洛阳八路军办事处,去洛阳的路上你们要装扮成朝鲜人,在路上要少说话,千万不要被国民党发现。一路行军要特别小心,提高警惕,注意安全。”当时,国民党特务已把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包围了,邓大姐为了我们安全转移,特派周恩来同志的小汽车,把我们送到朝天门码头,下车后我们随即乘渡船去江北和朝鲜义勇队集合,开始了去洛阳的行程。

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一段日子里,邓大姐在百忙中多次接见我们,同我们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在斗争极端复杂的环境下,不顾个人安危,为我们安全转移到太行解放区,亲自出面作了周密的安排和联系。她那种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青年干部的真挚情感,深深地感动了我们这些年轻的女共产党员,我们将永远感谢我们敬爱的邓大姐。

1986年6月13日,在河北师范大学80周年校庆的大喜日子里,邓大姐不顾年老体弱,抱着对母校的深切感情,来河北师大参加校庆活动。时隔40多年,她竟还没有忘记当年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我这个年轻的女干部。邓大姐向前来参加校庆的原河北省政协主席尹哲同志打听我的情况。尹哲同志高兴地告诉邓大姐,说我就在河北师大工作。邓大姐听了十分高兴,当即提出要在校庆大会开始之前接见我。在省、校领导的安排下,我幸运地在省体育馆大客厅再一次地见到了敬爱的邓大姐。邓大姐紧握我的手,亲切地对我说:“我听说你在河北,见到你很高兴!”对邓大姐的关怀,我深表谢意!我激动地问邓大姐,是否还记得当年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几次接见我们的情况?邓大姐说:“记得,记得,过去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我还记得你们战地服务团的芦英、芦玲等人的名字……”谈话间校庆大会开始了,我和邓大姐的秘书搀扶着她走到会场的讲台,并拍下了和邓大姐合影的珍贵照片。

今天,邓大姐虽和我们永别了,但和邓大姐相处的那段难忘的日子,却历历在目,永不能忘记!她那种对青年干部热诚爱护和极端关怀的高贵品质,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她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邓颖超大姐(右二)接见冯烨(右三)

版权所有©2013河北师范大学校友会    冀ICP备字030002号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