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  |  教育基金会
辛亥革命中的天津北洋女师范学堂和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
时间:2015-05-29 09:04:15    作者:系统管理员    点击:0


辛亥革命中的天津北洋女师范学堂和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

1911年10月10日,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爆发,在武昌举行武装起义。为配合武昌起义,在天津北洋女师范学堂以地理教师白雅雨为首参与组织北方的滦州起义;在上海以北洋女师范学堂首届毕业生沈警音、葛敬诚为首组织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吹响了推翻清朝政府的战斗号角。

白雅雨(1867—1912),江苏省南通市人。1908年秋,应北洋女师范学堂、北洋法政学堂的聘请和同乡张相文(北洋女师范学堂地理教师)先生的举荐,携家眷北迁到天津,在北洋女师范学堂和北洋法政学堂继续致力于地理教学和研究。1909年,白雅雨参加了我国地学宗师张相文发起的中国第一个地理学术团体——中国地学会,并创办《地学杂志》。白雅雨在天津还积极从事民主革命活动,主要从学生中培养了一批出类拔萃的革命青年。白雅雨曾是北洋法政学堂李大钊的老师,二人志气相通,白雅雨对李大钊的成长起了重要的影响。北洋女师范学堂学生刘清扬等也是在白雅雨民主革命思想影响下,走上民主革命道路。白雅雨在天津以北洋女师范学堂和北洋法政学堂的师生为主组织天津共和会,被推举为会长,并准备发动滦州起义,以动摇“清室的根本”。北洋女师范学堂学生刘清扬、汪芸、黄守璟、冯世俊等为共和会会员,她们在宿舍秘密油印反清宣传品和募捐收据,并冒着生命危险,跟随白雅雨来往于天津、北京、张家口、滦州等地,运送枪弹,策动滦州起义。据刘请扬的女儿刘方清回忆:“白雅雨在赴滦州前,交给刘清扬等两项任务,一是为白雅雨等10人去滦州筹措经费,二是起义成功,截夺军火后,由女同学掩护把军火秘密运往北京,准备在北京发动起义。刘清扬等积极承担并及时完成了第一项任务。”第二项任务因起义失败而未果。当时,北洋女师范学堂白雅雨等革命师生因策划滦州起义,学校后被誉为“革命精英汇集所”。

1911年12月31日,白雅雨等赴滦州,与新军中的管带和士兵一道发动起义。1912年1月3日,滦州宣布独立,成立北方革命军政府,推举白雅雨为参谋长。随即挥师攻天津,经雷庄与清军遭遇,恶战失利,起义军溃散,白雅雨不幸在古冶被俘。审讯时,白雅雨历声说道:“我为革命,自当为国死,今被逮,何问为?”然后对周围的清军官兵说:“我死不足惜,惟诸君为满奴,异日将为外人牛马,痛何如之!” 白雅雨在刑场上痛陈大义,怒斥奸小。刑场上刽子手逼其下跪,白雅雨立而不跪,并说:“此身可裂,此膝不可屈!杀则杀耳,何辱为?”刽子手砍其右腿,又倒悬他于树枝,带割带砍取其头颅,1月7日一代豪杰英勇就义。白雅雨临刑前曾写下就义诗:“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革命当流血,成功总在天。身同草木朽,魂随日月旋。耿耿此心志,仰望白云间。悠悠我心忧,苍天不见怜。希望后起者,同志气相连。此身虽死了,主义永相传。”一代志士为国捐躯,义无返顾,可谓:“当年勇烈动山川”。为了纪念白雅雨烈士,1912年7月,其灵柩归葬家乡南通风光胜地狼山,当局和民众为他举行空前隆重葬礼;1936年民国政府在北京西北郊显龙山建“辛亥滦州革命烈士纪念园”,纪念滦州起义遇难的白雅雨等将士。白雅雨被民国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


沈警音、葛敬诚与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沈警音、葛敬诚于1908年1月29日(光绪三十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毕业于北洋女师范学堂,为学堂创办以来的首届毕业生,均是全学级14名最优等学生之一。毕业后回到上海。武昌起义爆发,辛亥革命烈火遍及全国。在上海的妇女界立即组织了许多革命组织,如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上海女子光复军、上海女子国民军、上海女子尚武会、上海医务界女子后援会等。其中以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活动最为积极,受到当时沪军都督陈其美、参谋部长黄郛的重视和支持。由“葛敬诚、沈警音等人发起组织的女子军事团(又称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约70余人,多数是上海爱国、务本两女校学生和天津直隶北洋女子师范(学堂)的旅沪学生。”(上海妇女志)据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的军事教练员杜伟(海军陆战队教练员)回忆: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的队长是沈警音、副队长是葛敬诚,郑壁(北洋女师范学堂毕业生)主要负责对外联系。其成员,共有70多人,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队员以天津北洋女子师范学生居多数。

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于1911年11月18日在《申报》上发表《女子军事团警告》一文,号召妇女参军参战。文后附军事团《简章》:“本团以驱攘残恶,救助同胞为宗旨。组织:分二大部,甲、战斗部,乙、军医部(疗救战地之民军)。……资格:年在16岁以上,40岁以下,身体健全,能耐劳苦者。”这支女子队伍,在向上海都督府提出组织计划时,立即得到批准,并领到所需的武器、弹药和服装配备(这是其他男子部队所不能轻易取得的),上海“尚文门口体操学校为招集训练所”,使作战技术训练和实弹射击演习有了保障。同时,这支女子队伍受到多方面的鼓励,如黄兴的女秘书徐宗汉,经常来到敢死队讲话,鼓励队员们加强战斗的决心和信心。她们还与上海其他女子团体有着密切联系,和上海妇女界的吴芝瑛(秋瑾的老朋友)、唐群英等名流来往频繁。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经过短期训练后,于1911年11月24日“驰赴金陵助战。闻此队女子勇猛异常,一洗柔弱之习。又闻该队以攻取金陵为目的,故又称为荡宁(南京别称)队。”南北议和告成后,这支女子队伍结束活动,各创人生之路。沈警音与黄郛(国民党元老)结为夫妇。1911年11月29日沪军都督陈其美在《申报》曾载文称赞她们:“女子之身,有慷慨兴师之志。军歌齐唱,居然巾帼从戎;敌忾同仇,足使裙钗生色。”

辛亥革命唤起女子的觉醒。北洋女师范学堂的学生,在天津的刘清扬等,由老师白雅雨带领,冒着生死,为组织滦州起义而运送枪支、弹药;在上海的沈警音、葛敬诚等,吹响了武装推翻清廷的战斗号角,她们所创造的辛亥革命文化,成为河北师范大学宝贵的精神财富。


                                                白雅雨烈士


                                      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战士合影


版权所有©2013河北师范大学校友会    冀ICP备字030002号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